追蹤
人.非.聖.賢
關於部落格
整理部落格&新增小說

最新公告必看!!
  • 969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兩個兒子  by:白日夢

他叫秦飛間﹐是香港第一大黑幫鴻興幫的二當家﹐也是幫主連成的乾兒子。 他叫連雲璧﹐是瑪利亞醫院的外科醫生﹐同時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──鴻興幫幫主的私生子。 兩人的第一次相見起源於一場火並。 秦飛間領著兄弟們吞了斧頭幫的地盤﹑處理了身邊的內間﹐自己也身受重傷。不光彩的身份﹐不光彩的傷勢﹐註定是去不了醫院那種光明正大的地方﹐只能躺在連成的宅子裏等死。 連成見不得自己的得力乾將就這麼命赴黃泉﹐一個電話招來了連雲璧﹐把乾兒子的命交到了親兒子手上。 英雄與美人浪漫後的結果還是逃不脫始亂終棄的夙命﹐不是每次情感的交纏都能如言情小說一樣美滿收場。除了連雲璧這個激情下的結晶﹐再也看不到這場愛情的痕跡。所以連雲璧厭惡黑幫的骯臟﹐怨恨父親的薄情﹐卻無法拒絕母親臨終前的囑托──要他父子相認﹐照顧連成。 想來母親還是愛著父親的吧﹐因此儘管連雲璧十分不情願﹐還是不得不按照老頭子的吩咐來給秦飛間療傷。 儘管秦飛間傷得很重﹐不過難不倒連雲璧這個金牌醫生﹐手法利落的取出子彈﹐縫合包紮﹐硬是把到了地府的命搶了回來。 看看沒什麼大礙了﹐連雲璧頭也不回地走出連宅。連成親自送兒子到門口﹐也沒見連雲璧叫他一聲爸爸﹐直到目送唯一的親生兒子離開﹐終於掩不住滿臉的疲憊﹑心痛。 秦飛間醒了﹐依舊威風八面呼風喚雨張揚跋扈﹐如果不是貼身小弟告訴他連雲璧的功德﹐還當自己是九命怪貓不死之身。 查探到連雲璧的住址﹐秦飛間前去謝恩﹐得了連雲璧一個不大不小的白眼。 “你是誰﹖我不認識。” “那連成你總認識吧﹖” “那只千年王八不死禍害﹖” “……”秦飛間無語。 第二次相見﹐連雲璧的牙尖嘴厲﹑刻薄無情讓秦飛間嘆為觀止。 第三次相見是在連成的壽筵上。 連雲璧躲不開老頭子的催命連環招﹐以家庭醫生的身份前來赴宴﹐見過了連成後不耐煩陪他招呼客人﹐拿著一瓶白蘭地鑽進書房裏看黃片。 秦飛間是拼命的好手﹐卻不習慣周旋於賓客之間﹐和相熟的人打個照面也躲進書房﹐看到的場景就是大醫生躺在沙發上對著酒瓶子猛灌﹐電視裏放著誇張的呻吟喘息。 秦飛間是黑道大哥﹐吃喝嫖賭是毫不含糊﹐見連雲璧是同道之人自然親切﹐也拎起酒瓶坐進沙發﹐和救命恩人一起看A片。 男人是耐不住寂寞的動物﹐酒喝過了﹐片子看過了﹐話也就多了。兩人天南地北胡侃爛吹﹐一個囂張﹐一個跋扈﹐竟也臭味相投稱兄道弟起來。 壽筵過了﹐連雲璧和秦飛間算是成了酒肉朋友。 連成到底老了﹐老人的通病就是期望兒子膝下承歡﹐奈何連雲璧是個油鹽不浸軟硬不吃的﹐就是不肯搬過來陪他。老頭子想念兒子﹐又不敢前去探望﹐知道了秦飛間和連雲璧說得來﹐指使著乾兒子前去當說客套近乎﹐巴望著親兒子回心轉意重拾父子之情。 秦飛間開始頻繁地出現在連雲璧身邊﹐兩人一起喝酒﹑泡妞﹑打牌﹑??車﹐愛好相近性情相投﹐從酒肉朋友迅速上升為知交密友。只是秦飛間很少對連雲璧提起連成﹐因為提一次就要吵一架。 漸漸的﹐秦飛間不再記得連成的囑托﹐專心享受當連雲璧朋友的樂趣。都說高處不勝寒﹐黑道大哥當久了﹐能平等交往的朋友也沒有了﹐只有在和連雲璧的交流中才能找到樂趣。沒有其他人的諂媚﹑巴結﹐只有平等的嘻笑怒罵﹐在他得意洋洋的時候潑他冷水﹐在他疲憊軟弱時給他安慰。連雲璧不是一個好兒子﹐但卻是一個好朋友。 漸漸的﹐連雲璧不再記得秦飛間最初接近自己的目的﹐一個人活久了難免孤獨﹐他的脾氣又不是普通人能夠忍受的﹐秦飛間是極少數能包容自己的人。在他怒火中燒時任他破口大罵﹐在他興高採烈時陪他通宵K歌。這樣的朋友﹐很難得。 天長日久﹐彼此對對方來說已經是不可或缺了吧。 秦飛間以為自己和連雲璧會是一輩子的朋友﹐卻沒想到老天爺會和他開這樣一個玩笑。 連雲璧三十歲生日當天﹐秦飛間帶了蛋糕﹑威士忌為他慶生﹐順便還捎帶了小弟們推薦的歐美最新A片﹐著名的BELAMI公司出品的精彩之作。 A/G z j8l-D i z天晴 就和貓尾巴談天說地 唱過生日歌﹐吃過蛋糕﹐喝過威士忌﹐倆人半醉半醒的拿出A片觀看。碟片放出來後都傻了。確實是BELAMI公司出品的沒錯﹐也確實很精彩﹐不過主角從火辣辣的金發美女換成了赤條條的碧眼帥哥。兩個英俊小夥子在熒屏上啃來咬去激情四溢﹐秦飛間和連雲璧都喝得醺醺然﹐誰都想不起來關掉影碟機﹐任片子一直放下去。 可能是因為主角的臉蛋很漂亮﹐身材很完美﹐聲音很妖嬈﹐也可能應了那句老話﹕酒是色媒人﹐更可能是因為男人真的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﹐秦飛間雖然不是同性戀﹐可也起了反應。望望褲襠處支起的小帳篷﹐秦飛間極難得的有些不好意思﹐轉頭去看連雲璧。 連雲璧醉了﹐醉得渾身發熱﹐熱得厲害熱得要命﹐伸手扯開領口﹐扣子一顆顆解下來﹐露出大半個胸膛﹐手也撫上了兩腿之間。 兩人以前也曾一起看A片﹐一起打手槍﹐連雲璧在秦飛間面前向來沒什麼顧忌﹐只不過片子不同以往看過的而已﹐其餘似乎沒什麼不同。當然﹐只是似乎…… 所以當連雲璧轉頭去看秦飛間的時候﹐正看到好友的一雙眼睛直直盯在自己的胸膛上﹐眼裏是不容錯辨的欲燄滔天。 秦飛間一直知道連雲璧很英俊﹑很瀟洒﹐可卻從來不知道連雲璧也可以很妖豔﹑很嫵媚﹐酒精引起的紅潮布滿雙頰﹐星眸半眯半合間風情萬種。 漸漸的﹐撞上的視線粘合在一起拆分不開﹐分別坐在沙發兩側的身體逐漸靠攏貼合。記不得誰先吻了誰﹐誰主動脫了誰的衣服﹐只記得對方的身體很熱﹐彼此的手摸在身上很舒服。 接下來﹐親吻﹑撫摸﹑撕摩﹑插入…… 連雲璧的力氣比不過秦飛間﹐自然很倒霉的成了下面的那個。後穴很痛﹐從來沒被進入過的地方流了血﹐可痛過後是甘美的酥麻快樂﹐身上人的體力很好﹑技術很棒﹐所以﹐連雲璧覺得很舒服。 秦飛間沒想到和男人做也可以這麼爽﹐連雲璧的嘴脣很甜美﹐身體很柔韌﹐叫床的聲音很魅人﹐含住自己的地方很緊窒很火熱。比起以往的任何女人更能激起他的慾望﹐以至控制不住狠狠地撞擊。 親吻聲﹑喘息聲﹑呻吟聲﹑抽插聲﹐螢幕裏的﹑螢幕外的﹐混在一起﹐分不清到底是誰在演繹這一場癡愛貪歡﹑欲孽糾纏。 秦飛間一個月沒見過連雲璧了﹐自從兩人赤裸相擁從床上醒來後直到今天﹐一句話也沒說。秦飛間很尷尬﹑很煩躁﹐他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避而不見﹐鼓足勇氣去找連雲璧。 連雲璧見了秦飛間只說了一句話﹐“你還有臉來找我﹖” 秦飛間很納悶﹐“我沒臉﹖難道你有臉﹖那怎麼讓我做得要死要活﹖” “啪﹗”連雲璧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﹐秦飛間不敢置信的捂著自己的臉。 “你為什麼不躲﹖” “我怎麼知道你真打﹖” 連雲璧歎氣﹐找藥膏給秦飛間擦。秦飛間聞著眼前人身上清新的氣味﹐嘴巴控制不住往連雲璧臉上蹭。 親吻﹑撫摸﹑撕摩﹑抽插……只是這次是清醒的。 在相識兩年四個月十六天後﹐秦飛間和連雲璧正式成為戀人。 連雲璧不再找女人﹐秦飛間不再釣馬子﹐兩人沒事就湊在一起翻雲覆雨。男人間毫不做作的性愛酣暢淋漓。完事後相擁在一起抽煙﹑喝酒﹑聊天…… 秦飛間有時會想﹐就這樣過一輩子﹐挺好。 老天爺喜歡和人開玩笑﹐把兄弟變成戀人﹐轉眼又要棒打鴛鴦。 連成路過鴻興幫的產業──蘭桂娛樂城﹐心血來潮跑到秦飛間的辦公室探看乾兒子﹐推開門見到的卻是親兒子與乾兒子脣齒交纏激情相擁。老頭子經過了大風大浪卻從未受過這份刺激﹐一口氣喘不上來厥了過去。連雲璧頭一次這麼擔心連成的安危﹐人工呼吸﹑心肺復甦﹑救護車﹐心裏面說不清是害怕是愧疚。 連成在病床上醒來頭一件事就是叫來兩人訓話。 “你們兩個告訴我﹐這只是逢場作戲﹐玩笑而已。” 兩人不說話。半晌﹐秦飛間開口﹐“乾爹﹐我對雲璧是認真的﹐我想和他過一輩子。” 連雲璧從始至終沒言語﹐不過聽完秦飛間的話﹐眼睛越來越亮脣角越來越彎﹐左手握住秦飛間的右手﹐再沒分開。 連成出院後召集了幫中長老﹐幾個指令一下﹐秦飛間被奪了權軟禁在連宅的地下室。 連雲璧得了訊息趕來興師問罪﹐連成面對兒子苦口婆心。 “雲璧﹐你是我唯一的親子﹐我不是不心疼飛間﹐可要是只能在你們兩個裏選擇一個﹐我就只能犧牲他。連家就只靠你傳續香火﹐你不能讓我死了都見不到孫子。只要你答應不再和飛間在一起﹐我就放他出來﹐不然就關他一輩子。我養他這麼大﹐沒要他的命已是對得起他。” 連雲璧不語﹐轉身離開。 一個星期後﹐連成接到一通電話留言﹐連雲璧的一段話讓老頭子差點再厥過去。 “我參加了無國界醫生群組織﹐已經離開香港﹐在你有生之年決不再踏上這塊土地一步。如果兩個兒子中必須要捨棄一個的話﹐也由不得你來做選擇。現在秦飛間是你唯一的兒子﹐要不要放他你自己決定吧。” 秦飛間放出來了﹐依舊是二當家﹐依舊威風八面呼風喚雨張揚跋扈﹐只是再也不見笑容﹐整個人深沉了很多。 連成一下子老了十歲﹐從此絕口不提連雲璧三個字。 兩年後﹐連雲璧回來了﹐不是他自願的。而是在戰火紛飛的國度裏拯救難民﹐被流彈傷到頭部成了植物人﹐被送回來的。 連雲璧被抬下飛機送到連成眼前時﹐老頭子終於忍不住老淚縱橫。反而是秦飛間﹐沒見傷心難過﹑歇斯底裏﹐只是淡淡說了一句﹐“活著就好。” 父子兩個把連雲璧安置在連宅﹐布置了病房﹐請了醫生護士。 護士的工作很輕閒﹐因為大部分的事情都是秦飛間親自為連雲璧做﹐梳頭﹑擦澡﹑換衣﹑剪指甲…… 秦飛間每天回來後的第一件事﹐就是到連雲璧床前和他說話﹐講述這一天的瑣事。每逢天氣晴朗﹐就會抱著連雲璧去庭院曬太陽。知道兩人過往的人都對連成說﹐這兩個孩子是真心的﹐看著讓人心疼。 連成後悔莫及﹐總是在想﹕或許這世上是真的有報應的﹐自己造孽造多了﹐連累到孩子身上。 連成死了﹐幫派給了秦飛間﹐遺產平分給了他和連雲璧﹐另外還捐了大筆的錢做善事﹐帶著遺憾﹑悔恨﹑愧疚離開了人世。沒有不安﹐因為他知道﹐秦飛間活著一天﹐就決不會讓連雲璧受委屈。 或許是連成臨死前的贖罪感動了老天﹐或許是應了連雲璧當初的誓言﹐連成下葬那天﹐連雲璧醒了。 秦飛間接到訊息從墓地趕回來。 連雲璧看著秦飛間欣喜若狂的臉問﹐“我是不是睡了很久﹖” “是啊﹐很久﹐十個月零六天。” “著急了﹖” “是啊﹐很急﹐不過就算你是個睡美人﹐躺上一百年﹐我也會等你。” ──完──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